东方世博 >> 滚动新闻 >> 正文
惊鸿一跳完成超越 专访世博会闭幕式总导演滕俊杰
2010年11月1日 06:06  来源:文汇报  作者:张裕   选稿:王丽琳
  昨天下午,受上海世博会闭幕式总导演滕俊杰邀请,记者提前进入世博文化中心观看闭幕式文艺晚会的彩排。舞台上,卡通“海宝”们正在排演《世博节拍》,几个卡通“海宝”,踩着超长高跷,凌空跃起,腾空翻转,又稳稳落地,让人眼睛一亮。节目一结束,滕俊杰召集演员,动情地说:“我们一遍遍地排练,终于有了现在这样精彩的呈现。我常想,搞艺术,真的需要惊鸿一跳,才能完成艺术上的超越。”

  惊鸿一跳,完成超越。艺术上的执著追求,很多时候,总与荆棘相伴。然而,世博会闭幕组的演职员们坚持着,努力着,一次次突破障碍,终于完成令人惊叹的“惊鸿一跳”。

  让海宝纵情一跳

  世博闭幕式,海宝少不了。它那憨态可掬的形态讨人喜爱,但也局限了它更多的舞台呈现方式。在设计师眼里,海宝可是勇敢的精灵、智慧的化身呢。滕俊杰想,闭幕式上的海宝,能让它像其他卡通人物那样,变得更加活泼好动吗?

  创意虽好,执行很难。中国国家馆日时,导演组曾经创意,要让机器人海宝上台跳舞,然而最后,不了了之。这海宝的“惊鸿一跳”,又如何实现呢?

  有着丰富晚会执导经验的滕俊杰突然记起,河北有农民能踩着高跷翻跟斗。如果让他们扮成海宝,在台上踩着高跷翻腾,这样的海宝形象岂不是很新鲜?很快,河北的农民找来了。他们踩着高跷表演,如履平地,腾空翻转,随心所欲。滕俊杰一阵欣喜,找来海宝衣服,让他们穿上。“海宝”的眼睛,是一块透明塑料片,这样,方便演员能看清前方。然而,一穿上海宝服,农民们一呼吸,塑料片上竟全是雾气。“雾里看花”,农民们如同瞎子一般,瞧不准地上的支撑点,他们根本不敢腾空跃起。滕俊杰有些着急,但一想,海宝原本可爱,上了台,只要能逗乐观众就行。万一演员摔倒了,在原地打个滚,再来个“鲤鱼跳龙门”,照样诙谐可爱。导演一放下包袱,农民演员们也不拘谨了。好在他们都有“童子功”,没多久,“高跷海宝”们都找到了在打谷场上踩着高跷“上天入地”的放松状态。

  请老外一起“欢歌笑语”

  筹备世博闭幕式时,一个念头曾在滕俊杰脑海里一闪而过:把世博园里各国际参展方代表都请上舞台。然而,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多想,滕导自己就把自己给否定了:要请来150多个场馆的老外代表,让他们超越种族隔阂、平等分享世界各国文化,这太不具有可操作性了。

  然而,艺术家大多有怪癖:精彩的创意一旦闪现,便像被小虫叮上了,不时挠你心痒痒。“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呢?”滕导试图说服自己。世博会开幕式上,那缓缓升起一朵连接五大洲的“友谊之花”,旋转、合拢,最后,化成了一个巨型地球,这出色的创意,令世人惊叹。当初为了完成这个创意,也曾遭遇重重困难。最后,不也冲破荆棘,完成“惊鸿一跳”?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导演组向各个国际参展方写信,邀请他们派代表参加闭幕式,希望他们10天内回信。然而,10天过去了,导演组只收到1/3参展方回信。滕俊杰不想放弃,第二次写信邀请,收到更多的回信,老外们却不约而同表达着同样一个想法:看过你们的开幕式了,很精彩,我们没上过台,灯光一打,我们会发怵,那样,会破坏你们的晚会的。滕导恍然大悟:原来是我们释放的信息不确切,让老外们产生误解了。于是,滕俊杰亲自做东,第三次邀请老外们来世博文化中心一聚。那一次的聚会上,滕导真诚相告:“我们要借此机会感谢你们对上海世博会的支持。请你们上台,你们只要释放快乐就可以了,艺术上没有过高要求。”

  老外们恍然大悟,他们很兴奋,向导演组提议,要分别演唱英文歌曲《红河谷》、法文歌曲《玫瑰人生》、俄文歌曲《红莓花儿开》、西班牙文歌曲《也许》、阿拉伯文歌曲《微文吹起来》,兴奋之余,他们提出,要用中文演唱《茉莉花》。然而,这些老外,可都是世博园里的大忙人,要聚在一起排练,太难了。于是,导演组根据参演代表的不同语言进行分片区排练,然后在世博文化中心集中进行5次排练。没空来排演?也没事,等你有空了,送上录音小样,再到你的展馆单独为你“开小灶”。老外们很感动,一些老外的“中国通”更是主动做起志愿者,教其他老外学唱《茉莉花》。老外们聚在世博文化中心时,他们不再疑虑重重;舞台上,更是一片欢歌笑语,一派其乐融融。

  让155个展馆顶在模特头上

  世博会一结束,那些曾经让人们排队数小时才能进去参观的场馆,大多都要被夷为平地。伤感之余,滕俊杰寻思:能不能让它们最后集中展示一次?可是,如此众多的庞然大物,怎么挪得进世博文化中心呢?有人提议:让模特们头顶展馆模型上台,美女+漂亮建筑,一定是道靓丽风景!

  这创意不错。导演组赶紧找来一批做航模的高手,昼夜不停花了1个多月,才把这155个展馆按比例做成了模型。所有模型,都用可降解材料做成,每个场馆长度大多控制在50-70厘米之间,而非洲联合馆等展馆则放宽到80厘米左右。

  然而,现代的建筑,大多数用鲜艳颜色,这样的建筑,一旦被缩小成模型,搬上舞台展示,就显得太过灰暗了。因此,导演组在这些模型上涂上新颖材料,用紫外线一照,基本保留原有风貌,又显得更靓丽一些。滕俊杰曾经担心,展馆一缩小,是否会走样。没想到,排练时,各个展馆的老外们一进世博文化中心,全都找到了各自的展馆。这些“迷你展馆”,让老外们喜爱不已,老外们欢呼雀跃,也让滕俊杰吃了定心丸。滕俊杰说:“闭幕式结束后,我们想把这155个模型全都送进世博博物馆。”

  让编钟与横梁悬浮6厘米

  世博会开幕式上,千变万化的小球矩阵、平地“开花”旋转而成的“地球”,这些科技与艺术完美融合的装置,让人印象深刻。然而,开幕式刚结束,滕俊杰就告诉记者,他们还有一项技术,试验了几千次,然而很遗憾,终究未能运用在开幕式上。这项技术,就是世界首创的磁悬浮大型编钟。时隔半年,这一技术终于运用在闭幕式文艺晚会上。

  编钟,最早出现在商代,这一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是中华文明的智慧结晶。倘若让它与先进的磁悬浮技术相融合,一起呈现在文艺晚会上,创意很独特,也夺人眼球。然而实施过程也是困难重重。倘若编钟太重,磁悬无力悬浮;倘若编钟太轻、太小,放在世博文化中心如此宽广的舞台上,根本无法压住台;倘若编钟与横梁间悬浮距离太短,现场观众根本难以发现,那这磁悬浮也就只是摆设,意义不大了。

  有人提议,这10口编钟,只需象征性地摆放在舞台上,却不必要在现场演奏。滕俊杰却坚持:与其这样做摆设,宁可不要这节目。他还坚持:磁悬浮距离如果不能突破5厘米,视觉效果无法达到,节目也宁可不上。要知道,上海的磁悬浮列车,车厢与轨道的距离,不过1厘米。从悬浮1厘米到最后悬浮6厘米,每1厘米悬浮距离的增长,都是极艰难的过程。

  试验中,有两次遭遇了似乎难以逾越的障碍,大家几乎要放弃了。然而,导演组坚持,一定要在闭幕式上呈现“磁悬浮大型编钟”。于是,中国科技大学十几位工程师日夜奋战,终于赶在上海世博会结束前,突破了关键的技术难题,使编钟与磁悬浮的距离安全、成功达到6厘米。不仅如此,编钟也是真实可用的。昨晚,一幅金色纱布在编钟与横梁间穿过,向观众展示这6厘米的“悬浮”。很快,两位“未来人”在这“磁悬浮大型编钟”上,击打出了江南评弹的优美旋律,击打出贝多芬《欢乐颂》与《致世博》的变奏。这一刻,科技与艺术,是如此完美交融,千年古老乐音在现代文明的盛会上响亮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