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世博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复旦泄密门"双方各执一词 校方称未签署保密协议
2010年11月3日 14:05  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张茜茜   选稿:霍世杰
  “GRE重题门”风波尚未平息,又出现了一个“大学泄密门”。近日,复旦大学EMBA校友鞠川阳子公开指责复旦大学将其“绝密论文”泄密,并在网站上销售。
  
  昨天,复旦大学在学校网站主页发表声明称“泄密门”事件不实,同时澄清,该校向社会公开论文无任何营利行为,与鞠川阳子也没有签署过保密协议。与此同时,鞠川阳子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并没有授权给复旦可以发表论文。而据记者向复旦了解,鞠川及其导师在2009年10月提交论文时,在所有论文上均亲笔签署了《论文使用授权说明》,同意学校可以公布论文的全部或部分内容。
  
  目前,“泄密门”事件越发扑朔迷离。据悉,鞠川阳子已聘请了律师,并向复旦和“中国知网”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复旦方面则表示,将积极应对。
  
  事件
  
  校友称绝密论文被公开出售
  
  鞠川阳子之前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学生。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她于2009年10月1日完成硕士学位论文《中国民营养老院的商业模式研究——以上海为例》,与复旦大学签订了10年保密期限的《保密协议》——属“绝密”级论文。
  
  鞠川阳子说,按照学校要求,她将论文提交给了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然而,今年7月27日下午,她在网上搜索信息时发现,Google、Ya-hoo、Baidu等各大搜索引擎上都有中国知网、论文天下、经理人文库、管理资源网等网站销售(付费下载)该论文的链接。她才知道自己的保密论文被泄露并且被公开销售。
  
  据报道,事情发生后,鞠川阳子与复旦大学联系,复旦大学通过邮件的方式承认将她的论文出售给网站,目前已经撤下,但拒绝向作者道歉并作出解释。同时,校方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称,鞠川阳子是与学校图书馆签署的保密协议,而不是与学校保密办签协议。
  
  该事件发生后,复旦大学一时被推向风口浪尖。网络舆论纷纷为鞠川阳子声援,不少网友对复旦大学出售学生论文进行了指责。
  
  有网友认为,无论是校方图书馆还是保密办,与研究生签署保密协议具有唯一性,不存在某一种协议的效力要服从于另一种,或者因为只签署了所谓效力较弱的图书馆保密协议,学校其他院部就可以将论文出售或另行利用。如果校方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成立,那么学校图书馆在明知自己没有充分授权代表学校签署保密协议的前提下出面签订,是恶意欺诈。
  
  进展
  
  复旦发表声明称未出售论文
  
  昨天,复旦大学发表了“关于部分媒体指责复旦大学出售绝密论文的声明”,称近日有多家报纸和网站刊发、转载“复旦大学被指售绝密论文”的不实报道,并澄清复旦向社会公开论文无任何营利行为,同时该校也并未与鞠川阳子签署绝密协议。
  
  复旦在声明中表示,2007年,该校与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签订协议,加入《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建设。该电子杂志社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成立、教育部主管的电子与网络出版单位。《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的电子期刊,由该社“中国知网”实施网络出版。复旦完全出于学术公益服务的目的,按稿件录用发表要求选择投稿。录用出版论文的稿酬由作者直接向杂志社领取。
  
  当事人鞠川阳子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2005秋季班学生,毕业论文题目为《中国民营养老院的商业模式研究——以上海为例》。她在向学校提交论文时申请“绝密”密级,未获涉密认定;在向复旦提出论文泄密申诉后,学校经调查研究,仍不能认定该论文涉密。
  
  与此同时,鞠川阳子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并没有授权给复旦可以发表论文。而据记者向复旦了解,鞠川及其导师在2009年10月提交论文时,在所有论文上均亲笔签署了《论文使用授权说明》,同意学校可以公布论文的全部或部分内容。
  
  分歧
  
  问题聚焦在“有无签保密协议”
  
  记者注意到,此事件中,鞠川阳子的所述内容和复旦声明中,双方最大的分歧实际上在于鞠川阳子到底有没有与复旦签署过保密协议。
  
  复旦大学新闻发言人告诉记者,在接到鞠川阳子给学校的申诉后,复旦非常重视,进行了专门调查。调查结论认为,没有发现涉密管理违规。在此次事件中,实际上是论文作者所签保密协议程序存在问题。根据相关流程,论文要获得密级,需要学校或上级保密机构的正式批复,进入相应的保密程序。
  
  如果学生要申请论文保密,必须是在论文开题时即同导师一起向学校提出保密申请。而鞠川阳子是在论文完成后,向图书馆递交论文时提出保密申请。“对于涉嫌要保密的内容,是有严格规定的。从这张申请单上看,鞠川阳子只是简单地填写了保密缘由为‘公司机密’,并勾选了‘绝密十年’,图书馆在看到该申请后,没有看到学校的涉密认证,认为不符合规范,便没有批准她的‘保密’申请。”他表示,所谓协议,一定是双方共同签字的,鞠川阳子实际上并没有与复旦签署过保密协议。
  
  同时,复旦还对鞠川阳子的论文有无必要保密进行了质疑。据悉,鞠川阳子的论文发表于2009年10月1日,但从网上搜索得知,2009年9月起,她先后十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内容涉及她的论文主题。
  
  反思
  
  将制定专业学位论文保密细则
  
  对鞠川阳子论文未获涉密认定一事,复旦表示鞠川阳子是交了涉密申请,但未获得涉密认证。不过复旦也承认,校图书馆并没有给未获得涉密认定的学生发出通知。
  
  复旦新闻发言人表示,在此事件上,复旦校内行政管理、服务存在个案问题,学校会严肃处理。他同时表示,复旦一贯本着依法治校的原则,高度重视保护学位论文的知识产权。从此次事件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包括对于专业学位教育中出现的涉密需求,该校已要求相关部门会同院系抓紧调研、制定有关规章细则,尽快报校保密委员会通过实施。
  
  对于此次“泄密门”事件,复旦方面表示,希望各方本着诚意,协商处理好此事。但针对鞠川阳子已经聘请了律师,并向复旦和“中国知网”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复旦将积极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