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世博 >> 滚动新闻 >> 正文
世博园里度中秋
2010年11月18日 16: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洁   选稿:陈珠还

  2010年9月22日,这天是农历的中秋节,我离开家人与同事们来到上海世博园,一走进世博园小区,各种形式的展馆巍然屹立,展馆上五颜六色的粉饰彩带,令人眼花瞭乱,我们三人(老衣,小郭和我)事先商量过了,在这一天的观展时间内,多看几个大馆,来一回,总得不虚此行哦。早晨,上海下起了水雾一般的细雨,我们纷纷撑起伞快步向世博园的东面跑去,老远看到漂亮的花瓣形的展馆下面站着密密麻麻的一堆不同肤色的人群,走近了我才看明白,噢,这就是入馆前的排队呀,只见一拔一拔地人群涌到淡蓝色的遮阳蓬下,自觉地进入一排一排“∩”形金属栅栏内,铮明耀眼的金属栏把蜂拥而来的人群分割成两人并列的队形,很规范的有秩序的挪步前行。我看着排排银篦子一样的栅栏,看着前后左右依次前行的男女老少,我的脑海里蓦然想起了四十年前的一件事。

  小时候我酷爱电影,可家里都不让我去看,原因是电影场里人多,易发生踩踏事故,邻村与我同岁的小孩就是因为看电影被踩踏致死。而这世博园里,每天几十万人前来观展,尽管有老人、有孩子,还有被爸妈抱在怀里的婴儿,看一排排望不到边的长队,却都秩序井然,并不见一处拥挤现象,我不仅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而感叹,为国家的富强和以人为本的理念而感叹,要不是科学管理、创新管理和人性化的服务,那诺大一个世博会,诺大一个地球村,岂能有妇孺老幼的安全,岂能有数月婴儿酣睡的梦乡呵!我正在感慨、正在沉思不知不觉来到展馆门口,迎接我们的是阿娜秀丽的俄罗斯小姐,她把我们领进了静谧幽深、宛如迷宫一样的馆内,馆内分“花的城市”、“太阳城”和“月亮城”三部分,在充满诙谐童趣的布景下,我们深刻体味了前苏联儿童文学家尼古拉·诺索夫,“最好的城市应该是最受孩子们喜爱的城市”的内涵。走出俄馆,两位同事如饥似渴地去吸烟区过烟瘾,患有尿频的我则迫不及待地去了洗手间。

  这里的洗手间也很别致豪华,而且分设了蹲便和坐便两个区域,大大方便了不同习惯地外地游客。走出洗手间感觉肚子饿了,一看表,原来已是下午一点多了,我们立马来到一个饮水区,这里有舒适的座位和凉蓬,有一些妇女带了孩子正在凉棚下休息,也有一些外国游客在座位上小憩,我们三位不准备休息,抓紧时间吃了一块面包,两块月饼,接了一瓶水,就奔A区的日本馆而去。这时手机上接连收到家里的几位亲友的问候短信,但由于急着赶路,没来得及回复。赶到象生命体一样会呼吸的环保建筑——日本馆下面的排队凉棚前,老衣问一位值班警察:“进入日本馆需要(排队)多长时间?”那位警察回答说:“五个多小时。”“啊!”站在我背后的小郭听了拔腿就要跑,在我和老衣的劝说下,他才勉强跟在我俩后面入内排队。

  这时雨下大了,北风更猛了,气温从31℃骤降到21℃左右,凉棚下的空调,风扇早都停机,很多男士穿着裤衩、背心,女士穿着低胸汗衬和漂亮的短裙,看上去一个个寒颤颤的,再也不见上午的洒脱和自在了。我拿着一瓶水,嘴里、鼻子里干得直冒烟,但我不敢象小郭那样大口大口地往下灌,我只是把瓶口对在嘴上小心酌一口,一瓶水喝了三个小时才下去了一半。就是这样,挨到五点钟时我又要撒尿了,我看着前边沉稳不动的人群,我心里急了,小郭也不住地看表,不断地抱怨说:“都三个多小时了,才走了两排栅栏,这人比乌龟还慢,看看前面这一片栅栏完了,那边还有一片,一片就是十几排,照这个走法,恐怕天黑也进不了馆呀!”我听了说:“即来之则安之,想看大馆就得排队,不经一番排队苦,哪有大馆易进出,看我尿频涨得膀胱疼还忍着呢。”这时蓬外的雨小了,但风却更大了,前边的两位把秋季当夏天过,穿得几乎半裸地女士冻得嫩肩和大腿上都起了鸡皮疙瘩,她俩弯腰抱膀用浓重的苏南话咒骂着不约而至的冷天气。我却疼得出汗,膀胱涨得象要裂开一样。

  “好啊,多出点汗吧,汗出多了尿少,这样我就能多抗一会了。”正想到这里,就听到左侧的人呼呼地向前跑,俺仨一听赶忙抖擞精神也跟着前边的人向前跑,可刚跑到前排的中间,前边的人又不动了,我这一跑,膀胱更疼了,小郭见我疼得抱着肚子出虚汗,就说:“老李,来,我挡在你前头,你撒在塑料袋里吧。”我听了说:“那可不行,这是世博会呀,全世界的人在看着我们呢,就是疼死也得讲文明的!”小郭把行李递给老衣,他咬牙驾着我慢慢地往前挪步,好呆挪到有板凳的栅栏边了,我瘫了似的一屁股坐了上去,啊呀,幸亏栅栏边上有板凳,要不我准得趴在地上了!这时“嘟嘟”家里亲友又来了贺中秋的短信,我掏出手机,正好借这个时间给亲友回信呢。第一条短信我是这样写的:盼世博迎世博,世博来了排队多,排队挨号不要紧,最难受的是尿频,尿频平时好解决,就怕排队这场合。朋友大笑回信说:活该,活该,谁叫你争着去来。我看了正要生气,一位女友来了短信问中秋好,我给她这样回信:看大馆,排队难,有了拉尿不方便,快快挪步快快走,人海茫茫无尽头,膀胱涨得要裂口……女友笑着回了两句:要想蟾宫折桂,必须经受大累,要想西天取经,须捉八十一个妖精。

  这时候,天色已近黄昏,浓浓地云雾被风裹着不断地向这边袭来,使天变得越来越暗。小郭不住地看表,嘴里象老婆一样嘟念着:“快七点了,快七点了。”短信的交流,给了我些许快乐,使我暂时淡忘了疼痛,忘记了时间,就在我等待又一个短信的回复时,就听前边的人喊:“快跑,跟上,就要到日本馆了!”我抬头往前一看,奇异伟崖的紫蚕宝宝果然来到了我们的眼前,约七点一刻钟,我们终于踏进了日本馆,日本馆确实与众不同,第一个部分展示的是日本的起源,日中友好交往史,第二个部分展示的是日本的高科技,包括海水变淡水,城市天然气中提取氢;第三个部分展示了机器拉小提琴等精彩表演,要不是我急着出来上洗手间,我真的要留恋忘返了。